湖南老兵之家-援助抗战老兵的公益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862|回复: 1

黄埔湖南干训团第二十二课:一些反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-18 11:30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阿猫 于 2016-1-29 08:30 编辑

黄埔湖南干训团第二十二课:一些反思


主讲人:阿猫
落尘问:“在我们的心中,是否有一段话,或者某一句话在任何时候,任何地点都会记得?”
彼时,几个人正围坐在刘光尧老人家的火炉旁,听老人讲当年血战新墙河的往事。
对于她的这个问题,我认认真真想了一遍,仔仔细细回忆一通,最后发现还真没有这样的话在我的记忆深处。
我知道落尘的问题是针对于我们之前看望的黄导平老人。
昨天计划看望六位老兵,黄老是第一家,呆了个把小时。按以往的理解,对于日常陪伴,一个小时已经很长了。临走时想起他会英语,想让他说上几句,结果他儿子说他可以背诵中山遗训,然后我们问是英文的吗?毕竟中文版的,以前也曾经听几位老兵背过。他说中文英文都可以。再然后,这位93位的老人一口气用英文和中文背诵完中山遗训,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。
我是一位英语爱好者,此刻却感到差距明显,学习不够。
我上网进行了查阅,中文版的确实一字不差。英文版却是真心没找到。老人的英文版,真心觉得措辞精准,比百度翻译的好上很多.
这段话早深入了老人的骨髓。
正是这个突然事件让我开始反思:关爱老兵一块要完善的地方还很多。
我百度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”,可以看到这样一段文字: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,为加强与世界反德、日法西斯国家的军事联系与合作,又在军事委员会内成立国防外事局。
回头看当年我为老人作的资料,老人资料是根据老人材料复印件原文一字没动照抄整理的。事情办完,也就没去理这事了。材料这东西,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,本身就意味着隐藏了老人很多曾经精彩的经历。黄老资料部分如下:“宪兵司令部派员招考,被选拔宪校特种兵训练。毕业后,任首都宪兵部队基层干部,抗战时期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外事局交际翻译副官。
  这段话其实包含了很多信息,老人是特种兵出身,但这些内容一直尘封在我的电脑里,被漠视。我早忘记了老人当过英文翻译,背诵英文版中山遗训本在情理之中。
一般情况下,志愿者找到老兵,初访时会作资料,然后这资料基本上不会再根据以后的走访去进行补充完善,多年来一成不变。浏阳老兵,我进行了再次完善的也就不多的几位。同时志愿者本身也有一个成长过程,刚开始接触抗战老兵时,做的资料无疑简单青涩。等知道该如何完善时,却很少付之于行动。这也让我们有可能错过部分原本该引起重视的有特殊经历的老兵。
我不断反问自己:
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变得慵懒?变得没有耐心和兴趣去倾听老人的诉说?我们常以“我们知道这事”为由去武断粗暴的打断,而不去考虑老人他真的想说。
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忽视陪护的质量,在乎形式的东西,把时间消耗在和老人的拍照上,寻找存在感,坐个不到半小时就走人?
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借口很忙,没有热忱去记录老人讲述里新鲜的东西?为老人留下影音资料,哪怕就是几句简单的家常话。总寄希望于下次探望时再来进行记录。
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忘记了这些老人本身的需求,而只在乎我们自身的愉悦感?
昨天我特意带上我的签名本,让老兵爷爷给我签名,写上要说的话。
黄导平老人是这么给我写的:“有劳莅降寒门指导,当遵指示至终。”
缘于他的谦恭,让我反思。志愿者作为服务提供商,需要为客户带来更好的服务体验。
我也认真的询问了每位老人还有什么需要实现的愿望,并进行了记录。
2016年新年应该有新气象。我相信在前方会有很多欢喜在等着我们每个人。
和每位老兵告别时,我没有再像以往一样握手,而是深深的拥抱着他们。
我很清楚他们中的某位,我可能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了。
我开始重视每一次分别。每一个拥抱都可能是最后一抱,至少这拥抱温暖了我。
201611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-18 11:3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湖南老兵之家

GMT+8, 2022-10-3 10:34 , Processed in 0.040824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